风月宝鉴之冥府春色

风月宝鉴之冥府春色-搜百答问答社区-海量知识等你来搜,搜你想知

阴兵城内,冤鬼集市,三三两两冤魂游荡在各个摊位之间,它们看看这个,瞅瞅那个,有相中的货物便掏出一颗黑色的珠子买下。

“林队,外面就要打起来了,你不去瞅瞅热闹?”

一只冤鬼爬在一间卖寿衣的地方,对着那摆摊的老板说道。

那摆摊被称为林队的老板,曾是上一批鬼卒,自从首领被新来的阴兵灭掉以后,就被遣散开来,如今又回到这个地方,做起普通的鬼民来。

“一群恶鬼在那憋宝物,跟我有毛关系,不去!”林子殇说道“万一被误会是抢宝物的,给我砍了咋整。”

“东南西北附近叫的上名号的鬼仙可全来了,这可是难得的大场面啊!”

“大场面我见多了。”

那冤鬼看着林子殇毫无所动,撇撇嘴,向城外走去。

冥界没有日出日落,感觉不到时间流逝,林子殇看着城外冲天阴气,城内冤魂无几何,他收了摊位,卷起大门,登上了望乡楼。

望乡楼和地府的望乡台不是一个地方,只是借一个名字罢了,它实际上是阴兵城内的一个酒楼,话说这里的冥界也不是有地府统治的冥界,此间阴兵割据,动乱不堪,如果硬要说的话,这里充其量只是那个冥界的缩影罢了。

天地初开,化洪荒大陆,洪荒破碎,成四大神州,神州震荡,绷离一片尘埃,其中一粒尘埃飘落虚空,与一土星结合,自成一方天地,这阴兵城所在的冥界,便是那自成天地里的‘阴间’。

“这天要变啊!”

林子殇要了过江之鲫和狼心狗肺两道望乡楼招牌菜,又点了坛弓杯蛇影,一边看着城外,一边慢慢的喝着。

阴兵城的阴兵倾巢而出,盘踞在宝物即将出世的山下,四周外围着一群各地阴兵城赶来想要分一杯羹的冥界鬼雄,以及最外围散落的那些想要浑水摸鱼的鬼仙,和那些看热闹的普通鬼魂。

曾几何时,自己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,正牌的幽冥鬼卒,而如今,幽冥混乱,兵伐不止,没有队伍的自己只能低调的当着一个卖寿衣的鬼民,受着城内阴兵盘压,害怕城外鬼兽撕咬,修为慢慢损耗,生存朝夕不保。。这种苟延残喘的日子,也真是过够了。

林子殇端起整坛的弓杯蛇影,大口大口的灌进嘴里,直到酒空了之后才将坛子摔在地上,他放声大笑,鬼生怎能如此艰难,如果上苍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,自己一定会选择城破之时战死,而不是这样卑微的活着!

城外的地面已经抖动,远在望乡楼的林子殇都能感觉到,此时出世的宝物是大地胎膜所凝聚的先天灵宝,按照主世界四大神州的叫法,它应该被称为地书,此间世界的地书,对于四大神州来说,它只是地书残页。

只见城外山坡上黑光万丈,一片片山川河流影像在空中闪现,昭示着它天地宝鉴的身份。

周围阴兵鬼王骚动,远处客军与散修鬼仙已经向中心靠拢,只待地书出世便要抢夺到自己手中。

嗡!轰!黑山破裂,阴风如同井喷,一块黑色的木板被阴气喷了出来,直入高空,发出阵阵黑光,地书出世了!

只见周围鬼仙鬼王等纷纷踏空向那宝物抓去,本地阴兵见势不妙纷纷发动,瞬间无数阴风箭羽向空中的鬼仙射去。

一时间天上地下阴风箭羽,法术暗雷轰击不断,所有想将这先天灵宝据为己有的大能者都加入了战团,打的昏天暗地,飞沙走石。

“什么宝物?所谓宝物有德者居之,它要真是灵宝的话,就应该自己乖乖的跑到我这里,而不是在那引气这么大的骚乱!”林子殇扶着酒桌,对打扫酒坛碎片的店小二迷迷糊糊的说道。

“你有德?你连酒德都没有!”小二抱怨道,“它要是飞过来,这酒坛碎片我都不扫了,直接用嘴吃它!”

“没酒德怎么了!我要得到地书,一定要重整冥府,建立地府威严,不能让此处如此混乱,扰乱正常的阴间秩序!”林子殇打了个嗝,“到时候你这酒店肯定不多收你税!”

店小二嗤笑了一声,没理会林子殇,就要拿着碎酒坛出去,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愣在了那里,随后一脸见鬼的模样,看着林子殇的身后。

“喂!不用这么激动的看着我,将来肯定不多收你税!”迷迷糊糊的林子殇见店小二呆呵的站在那里,摆摆手,“咋了你,傻了?”

店小二没有动,依然直勾勾的看着林子殇身后,木纳道“我好像真得把酒坛子吃了。”

“嗯?”林子殇纳闷的回头,只见城外一块黑色的流光向自己飞来,林子殇顺手一接,那东西便直接落到自己手里,林子殇迷糊着眼睛看那东西,黑色如玉,方短如书。。

“是地书!”林子殇高喝一声,酒瞬间就醒了,他又仔细看了看手中之物,又看向城外那早已停下的混战,仰天长啸“哈哈哈哈,看来老天是真打算给我这次机会!”

此时只见城外炸营了,黑压压的人群搅动着阴风向城内压来,转眼就到了城头!

“等我炼化了此宝物,必当重整幽冥秩序!”林子殇将地书往识海里一收,对店小二笑笑,瞬间从望乡楼跳下。

林子殇刚刚落地,就见无数的阴风箭羽射来,更有两柄枯骨飞剑袭来,吓到林子殇连忙躲闪,施展全部力量在双腿之上,展现鬼魅步伐,消失在原地。

“给我追!”阴兵首领望着身后一起通行的其他鬼仙,又指着另一队阴兵怒道“把这些耽误事的外来鬼仙砍了!”

“是!”

冥府没有日夜,林子殇不知逃了多久,后面只剩下一队阴兵在紧跟着了。

从阴兵城出来开始这些阴兵就紧追不止,一路上根本没有炼化地书的时间,那些阴兵仿佛不知疲惫一般,而林子殇自己都觉得高速运动下,自己都开始魂淡了。

“再这么下去自己肯定会被它们耗死,这帮家伙估计就是这么打算的!”林子殇内心暗想,脚下却不停,“我就不信老天是跟我开玩笑,给我宝物不给我活路!”

轰隆~逃跑中的林子殇只觉得脚下大地再次震荡,什么情况?难道又有宝物出世?

“莫不是地书出世引动的地壳变动?可这都过多长时。。啊呀!”

林子殇稍微分神一点,就被身后的阴兵察觉,那为首的阴兵拿着一只大弓直接在马上开弓,一下便射中了林子殇的大腿,让他的速度瞬间减慢。

“大意了!”看着迅速接近的阴兵,林子殇暗自后悔道,就要想着是否要自爆来拉垫背的时候,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,那裂痕瞬间扩大,很快就变成一人多高,顺着那道裂痕,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,一种冥界少有的东西从里面飘散进来。

阳气?阳间的气息!对面是凡间界?林子殇喜出望外,挥手挡住一只射向脑袋的阴风箭羽,用尽全身力量扒向那个空间裂缝。

那群阴兵似乎发现了林子殇的企图,一阵阵箭羽飞射过来,将他的腰部以下全部订在了裂缝前的地上。

双手扒在裂缝上的林子殇眼中闪出一道狠厉,他反手为刀,将自己的半身灵体拦腰砍断,不顾阴气大量的流逝,两只手带着上半身,硬是钻进了空间裂缝,留下了插着无数箭羽,在那慢慢淡化的半个身子。

“大人,怎么办?”阴兵队来到裂缝前,副领队看着那渐渐消失的半截灵体,对首领请示道。

“我们这些生活在黑山白水的猎人从来没有放弃猎物的习惯。”

那首领骑马退后两步,只见那首领一身武官棉甲,头带皮革镶金盔,脚蹬黑靴,手持人高重弓,从身后箭壶中抽出一根箭羽,隐有哀嚎之音,他搭箭拉弓,整个箭身更是凝聚一层黑雾,黄月照射,隐有鬼魂游走。

这一箭锁定了空间裂缝的一个点,只见首领眼中绿光凌厉,微眯后猛的睁开,手中利箭脱弓而去,整个空间都被震荡开来。

轰!整个空间裂缝瞬间被它这一箭射成个三米宽窄的窟窿。

“追!半身魂魄的它跑不了多远,哪怕他投胎转世我也要把他找出来!”

首领喝道,随后领着大队人马通过空间碎洞,消失在远方,那空旷莫名的隧洞,在大队人马离开后,开始缓缓的愈合。

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搜集于网络,如若侵权,请联系我们!
搜百答问答社区-海量知识等你来搜,搜你想知 » 风月宝鉴之冥府春色

发表评论